推送 |《历史唯物论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第一章梗概


在出版于1938年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当中,第四章第二节“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界定了生产力、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等概念的界定,并且提出了“生产力一元决定论”,对此后的政治经济学教材产生了深远影响,其主要观点如下:

  1. 生产力由具有生产经验和劳动技能并实现物质资料生产的人,和用来生产物质资料的生产工具共同构成。
  2. 生产关系是指人们在生产过程中的相互关系,它可能是不受剥削的人们彼此间合作和互助关系,可能是统治和服从的关系,也可能是生产关系形式之间的过渡关系。
  3. 生产力的变化和发展始终是从生产工具的变化和发展开始的。生产力是生产中最活动、最革命的因素。生产关系依赖于生产力的发展而发展,同时又反过来影响生产力,加速或者延缓它的发展。
  4. 生产方式是指人们生存所必需生活资料的谋得方式。它体现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物质资料生产过程中的统一。

后世学者基于马克思的文本,对以上论述提出了三个方面的不同意见:

  1. 张闻天将生产关系划分为“生产关系一般”和所有关系,认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归根到底是生产关系内部的矛盾,它表现为“生产关系一般”和所有关系之间的矛盾,还进一步表现为从事直接生产的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的矛盾。
  2. 马家驹、蔺子荣、吴易风等学者不认同“生产方式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统一”这一观点,而是认为生产方式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中介,“生产力决定生产方式,生产方式决定生产关系”。
  3. 李洪林、胡钧等学者将生产关系视作生产力发展的根本动力。

为了更为准确而全面地阐述历史唯物主义,作者综合了苏联官方的观点和上述不同意见,并沿着如下思路加以论证:

  1. 在人类历史上,生产力发展的根本动力并不总是来自于生产力内部,也可能来自生产关系,即首先出现生产关系尤其是所有关系的质变,而后出现生产力的根本改变,其典型例证是苏美尔和古埃及的青铜革命以社会中剩余产品的集中为前提。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关系的多样性,不仅是“生产力一元决定论”未能涵盖的,而且是任何其他版本的“决定论”难以回应的。
  2. 张闻天将生产关系划分为“生产关系一般”和所有关系,可谓在几近封闭的条件下得出的理论创见,这意味着生产关系不再被视作一个整体。类似地,巴里巴尔和里格比倾向于将生产关系视作由劳动关系(即生产中的协作和分工关系)和所有关系(即剩余占有关系)构成的整体,劳动关系和所有关系虽然大致对应于“生产力一元决定论”当中生产关系的组成因素“不受剥削的人们彼此间合作和互助关系”和“统治和服从的关系”,却与之存在本质区别:劳动关系并不完全属于生产关系,它在某种情况下也是生产力的一部分;在特定的所有关系中,也包含生产力的因素。概言之,不论是劳动关系还是所有关系,都具有促进生产力和占有剩余的功能。在传统的历史唯物主义叙事中,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虽然相互作用,彼此却是独立的,而在这里,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却出现了交集,劳动关系则构成了二者的中介。
  3. 按照卢卡奇的本体论思想,人的目的设定以及实现这一目的的活动,是社会存在的最终不可还原的要素。他认为经济领域中存在两类目的论活动:其一是人类劳动,通过实现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以提高生产力的方式获取剩余;其二是“让别人进行目的设定”,通过对劳动实施协调、监督和控制,以提高对劳动者奴役程度的方式获取剩余。在本体论意义上,生产方式概念可界定为以扩大统治阶级对剩余的占有为目的的生产活动,上述两类目的论活动得以统一。
  4. 劳动关系和所有关系在特定历史时期变化顺序的不同,映证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关系的多样性:在一些场合,生产力首先发生质变,带动劳动关系发生变化,待到这一变化在生产方式内部积累到一定程度,从而可能引起第二种目的论活动及所有关系的变化;在另一些场合,所有关系首先发生质变,带动劳动关系发生变化,从而可能引起第一种目的论活动及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变化。
  5. “生产力一元决定论”的盛行,阻碍了后来者对马克思相关论述的准确把握。事实上,《资本论》第一卷在论及从绝对剩余价值生产到相对剩余价值生产时就曾提到:“必须变革劳动过程的技术条件和社会条件,从而变革生产方式本身,以提高劳动生产力”。即使是为“生产力一元决定论”辩护的科恩,也在某种意义上承认生产关系变化在先,生产力变化在后的可能性。里格比则认为,生产力决定论和与之对称的生产关系决定论,并存于马克思的论述之中。对二者予以进一步比较和综合,是重新解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相互关系所需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