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送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史II》第一章梗概


霍华德、金合著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史》两卷本以1929年为界。在该书第二卷第一篇的三章当中,只有第一章在理论上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在第一章开头,作者针对大萧条提出了两个问题:

  1. 大萧条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未来和社会主义的前途意味着什么?
  2. 如何用马克思的危机理论对大萧条作出始终如一的解释?

回答第一个问题,需要首先认清大萧条的本质。当时的研究者和理论家持有如下三种代表性观点:

  1. 将大萧条混同于一般的经济危机,未能认识到大萧条的历史独特性,以考茨基、希法亭为代表;
  2. 认识到大萧条的程度相当之深,资本主义发展由此进入新阶段,以斯威齐、法兰克福研究所波洛克为代表(只不过两人对新阶段的性质持有不同见解);
  3. 认为大萧条意味着资本主义陷入经济崩溃和持久性危机,以格罗斯曼、瓦尔加、鲍威尔、莫斯科斯卡、托洛茨基等人为代表。

围绕第一个问题的分歧,为回答第二个问题设置了障碍。两位作者援引了斯威齐在《资本主义发展论》中归纳的四种危机理论:

  1. 危机肇始于利润率下降,利润率下降是因为技术进步推动资本有机构成增速高于剥削率增速;
  2. 危机肇始于利润率下降,利润率下降是因为资本积累率过快增长导致产业后备军减少、工资上涨;
  3. 危机肇始于剩余价值实现困难,实现困难是因为不同部门的比例失调;
  4. 危机肇始于剩余价值实现困难,实现困难是因为消费不足,进而导致总需求不足。

对于第一种危机理论“资本有机构成提高论”,卢森堡和考茨基只认识到技术进步推动资本有机构成增速高于剥削率增速,却没有认真地将其视作一种危机理论(”only rarely was it taken seriously as a theory of crisis”),大萧条之后,美国的科里、英国的斯特雷奇和多布、奥地利的鲍威尔成为第一种危机理论的支持者。

对于第二种危机理论“过度积累论”,斯威齐和多布将其归为马克思危机理论的题中之义,斯特雷奇则以此反对消费不足论。不过,科里的经验研究发现过度积累并不是大萧条的原因。

对于第三种危机理论“比例失调论”,普列奥布拉任斯基持赞成态度,他认为垄断资本主义阻碍了资源在部门间流动,从而导致比例失调,莫斯科斯卡则认为“比例失调论”并未准确描述经济状况,因为比例失调意味着消费不足,“只要实际工资增长远远低于劳动增长率,劳动力市场就会失衡。这就会导致商品市场的失衡,进而导致生产与消费之间的比例失调进一步发展”。

对于第四种危机理论“消费不足论”,莫斯科斯卡颇为坚持,她的观点在鲍威尔的模型中得到了进一步阐发,鲍威尔将消费不足描述为“社会的固定资本的增长就会超过满足消费增长而进行的生产所需的固定资本,消费落后于生产能力”,瓦尔加对“消费不足论”的评论“资本主义社会消费能力的相对下降限制了生产资料的销售”代表了苏联官方对大萧条的理解,斯威齐和科里也认同“消费不足论”。

霍华德和金发现:上述四种理论相互交叠,界限并不明晰,大多数学者倾向于融合其中一部分理论,乃至于寻求折衷。他们对这一现象的评论是:马克思主义学者缺少一个有效需求理论。相较而言,他们最为赞同斯威齐在《资本主义发展论》中对经济危机的分析。接下来可以跳转至《资本主义发展论》第三篇“危机与萧条”,以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史》两卷本的相关章节,以深化对这一问题的理解。